首页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导读: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约有4252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1分钟以上。内容由爱艺术整理编辑,关键词是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主要讲解的内容是在江西省高安市杨圩镇,有着这么一个景区!这里园艺长廊,蜿蜒曲长;这里姹紫嫣红,硕果累累;这里军马情深,历历在目;这里花美...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阅读下文。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又低调 又张扬

在这条以暖黄色建筑物为主体的街道中,大面积的落地玻璃窗打破了沉闷的气氛,树影倒映在玻璃上与拱门重叠成全新的面貌,此情此景总让人感到恍惚,仿佛是位于巴黎或罗马金秋的浪漫大道上。

简洁的LOGO灯牌上,利落的线条与丰富的层次让人眼前一亮。这位带着一点“突兀”的新来客,正是最近刚刚开幕的MAY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这间940m²的画廊,分别由展厅(Gallery)及咖啡馆(Café)组成。跟国外很多画廊一样的模式,将“逛画廊”自动纳为生活里再平常不过的一部分,就像是生活的某种习惯,当人们结束对艺术作品的欣赏后,还能就近品尝一杯咖啡或一份心仪的简餐。

MAY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正是带着这样优雅缓慢的步调走进了成都的北边。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展厅(Gallery)首次展出的即是摄影大师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Sebastião Salgado)仍在创作的《亚马逊》系列,画廊中展出了其中的34幅作品。同时,MAY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也是萨尔加多唯一签约代理其作品的中国画廊。

首次展览就推出摄影大师的“经典之作”,已经能够看出画廊的“野心”了,但位于这样高的起点,主理人陈新宇并没有刻意“曝光”的打算。

“低调一些,好的事物终将会被发现。”画廊似乎以这样的态度为主,落座于艺术土壤贫瘠的北边,以“自我”的特色脾性开始生长。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交错的五金市场、杂乱的车辆人流……成都的北边,在人们的印象里是艺术氛围贫瘠的“土地”,实在无法与优雅、安静的生活美学画上等号。随着成都当代影像馆的成立,北边的艺术氛围渐渐在这里埋下了种子。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一间画廊

需要的不止是“审美”

说起五月公园画廊名字的由来,主理人陈新宇说到:“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MAY是欧洲一家摄影画廊的名字,公园则是因为画廊挨着府河摄影公园。这两个地方都将是画廊之后所呈现的艺术作品的重要伙伴。”

艺术家、画廊、艺术馆三者之间的关系,的确是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一个完整的画廊运作系统需要这样的支撑。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张晓《海岸线》系列,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画廊展厅的内部空间共分为上下两层,现在第一层是由陈新宇策展呈现的《用视线,点亮他们》,该展览为摄影大师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Sebastião Salgado)《亚马逊》系列作品展。二楼则为中国著名摄影师杨延康的《心相》以及摄影艺术家张晓的《海岸线》。

展厅中所呈现出的艺术作品皆由摄影师本人与画廊主理人共同挑选推出。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杨延康《心相》系列,图片由MAY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 提供

展厅空间的陈设推崇极简风格,但对于艺术作品的呈现方式绝不“简单”,装裱作品的画框材质、粗细、尺寸皆由画廊工作团队仔细比对设计,力求展现出最好的效果。

空间整体以石灰色地板为主,大面积玻璃窗与线性条框、木框进行搭配,有序、安静却不沉闷的感受浮动在画廊的每个角落中。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一间画廊所需要的,并不只有审美。我们更希望可以看到艺术作品背后的价值。在传递美的同时更想让收藏家从这里看到,摄影艺术家创作背后的思考及赋予作品的意义。也更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艺术的‘暖流’汇进生活中。”主理人陈新宇说。

“美”是一个很主观的东西,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判定标准,但令人感到舒适与欣喜一定是“美”散发出的第一个讯号。MAY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探寻形态各异的艺术与美学,也绝不“标新立异”。

追寻艺术品自身的本质之美是他们所看重的,如何挖掘影像与艺术背后的故事与价值,才是画廊推出作品与艺术家的首要因素。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被问及为什么会将画廊的位置选择在这座城市的北边时,他说:“中国有不少优秀的画廊,成都也有很多不错的艺术机构。但对我们而言,毕竟刚刚开始运作画廊,还是更想从熟知的领域入手。对于摄影和影像,我们整个团队都是专业出身;而选择在北边,也是因为旁边有影像馆,都是以‘影像’为主的机构,期待我们能够有更多的‘现象’产生。”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生活是复数”

有妥协也有坚持

画廊的主理人陈新宇,兼具摄影师和“祖母的厨房”主理人等多重身份。很好奇对于影像与食物的热爱,是否正是他开展“平行人生”的契机?“这两者对我来说,毫不冲突。”我的好奇心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作为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简体中文版《华夏地理》的主力摄影师,陈新宇一直力求记录生活里的真实面向。常以纪实报道为主要的拍摄题材,在摄影行业这么多年所累积下的敏锐的洞察力,以及对真实细节的刻画与捕捉,是他身上兼具的特质。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MAY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 主理人 陈新宇,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这也难怪,画廊里的所有细节皆由他亲自置办:空间如何规划、展厅如何设计、艺术品如何展现,哪怕细致到灯光的角度、藏书的陈列等等,皆有讲究。

美感源自生活,但不是目之所及的事物皆为美。动人的事物往往是那些由人忽略的、由不同的微小细节一一构筑而成。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MAY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展厅的另一侧,是咖啡馆(Café)的空间,墨绿色的皮质座椅与木质的长桌构成了一段“客座区”。墙上的艺术装饰画,则由主理人从世界各地“人肉背回”。这些画幅的色彩饱满,风格各异,放置在同一个空间却没有丝毫违和感。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除此之外,咖啡馆提供的饮品及轻食,无论是味道还是食色,都像蘸取颜料的精美画作那样认真创作。

在这条安静的街道中,醇厚绵密的咖啡因子与展厅中透露出的暖色灯光,渲染出一块值得人放下手头的繁忙琐事,好好坐上半日的自留地。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图片由MAY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 提供

在这你可以看到摄影艺术家签名版的珍贵书籍、阿尔勒摄影节的全套海报,以及草间弥生1964年在纽约首展的绝版签名海报。MAY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通过不断寻找优质影像作品的方式,为艺术爱好者打造了一个全新的“艺术标本”。

这样标本收纳着生活里不可或缺的柔软和细腻,同时又以坚硬的外壳将它们悉数装裱存放。这种软硬交织的实感,得以让人透过生活的表象看向了更远的地方。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多重身份让陈新宇看到生活里的各个面向,他探索平面、影像、空间、美食等不同领域的创新与融合,不断由不同的角度拿捏每个阶段的重点。

无论是对待摄影师的取景框,还是承载着不凡艺术品的画廊,都兼顾理性与感性,总是以足够真诚的的姿态进行“考古式”的探寻,不断寻找那些留存于生活和艺术中的“美”。

坚持寻找这些行走的时间图景,让更多优秀的艺术家及作品被看到。MAY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也是这样,在毫不马虎的情态下,为大众推开了一道走向艺术画廊的大门。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画廊,从不是

艺术边缘的“淡季”

中国的艺术展览方兴未艾,它们以更多元的形式从不同的领域,为人们打开更加广袤的视野。当“美学与艺术”变成人们日常中的高频词,艺术作品也慢慢从边缘地带走进了更多人的生活当中。

人们开始学习如何欣赏一件艺术作品,开始自发地去了解艺术品背后的意义,探究展陈在美术馆、艺术馆、画廊中那些被无数艺术典籍、影像专栏奉为圭臬的原因。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而艺术画廊,它的模式相较艺术馆与美术馆更加商业,艺术品的收藏通过它“明码标价”,但不得不承认,一间具备艺术推手的画廊,对于艺术家、收藏家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说起中国画廊,不得不提何浦林(瑞士人Lorenz Helbing劳伦斯∙何浦林),他于1996年在上海的开设了第一家当代艺术画廊。这位来自瑞士的艺术家不断推出高水准的艺术作品,从吴冠中、陈逸飞到后期与他合作的曾梵志、丁乙、靳卫红、薛松等人,何浦林用他善于发现的双眼,不断寻找着中国土地上的艺术家,并让他们的作品得以在那个“艺术展览”概念还未普及的时代名声大噪。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而现今,随着中国各界艺术家的涌现,以上海、北京为首的艺术机构也越来越多。从最初的收藏画作的画廊到如今拥有形式更为多样的艺术作品的画廊。艺术不再是边缘地带的“淡季现象”,开始了解、学习艺术品的群体也在不断扩大。

但是,对于国内的其他城市,艺术馆、画廊的市场还未正式打开。人们还处在对美学迷恋的阶段,常在观展时只用“面向作品但内容模糊”的状态去观看,看向镜头的作品却忽视背后赋予的意义,更多是倚赖着媒体的快消文字,而非翻阅书籍后的故事背景。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而此时,一间注重艺术家及作品质量和内容的艺术馆或画廊的出现,就显得尤为重要。

通过展览的相关讲座,足够专业的团队为展陈的艺术作品进行深度导览与介绍,更能够让人了解到那些摄影艺术家冒着生命危险去拍摄的影像、终其一生所追寻和记录的内容,背后存在的意义。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早在10多年前,陈新宇就萌生了想要运作一间“艺术空间”的想法,但因为在那个时候,多数人仍然将艺术品视为只适合陈列在美术馆的物品。也并无在艺术品的寻找与收纳上要花精力的心思。触达群体不够成熟,受众范围也不够广泛,囿于那时的种种原因,空间没有持续下去。

但这种“间断性”并没有为他的想法画上句号。直到如今,这种对于影像的热爱最终以MAY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的落地而实现。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摄影:雨婷一筑一事

而他对画廊的期许也并不“宏大”,仍旧是想通过对影像的热爱,不断将一些摄影艺术家的作品带进生活,正是那种探寻内容而并非只有“面容”的作品。

正如很多艺术馆与画廊所做的事一样,艺术从不是“淡季现象”,取材于生活更以突破的姿态进行再造。尤在当下,讲究生活仪式感与美学的群体越多,艺术越将成为生活中的“必需品”。从一间“懂生活”的画廊开始“懂艺术”,何乐不为呢?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图片由MAY PARK GALLERY五月公园画廊 提供

画廊 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

展开阅读全文展开阅读全文
收起全文收起全文

以上就是有关“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的相关信息了。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内容均为爱艺术整理排版。更多精彩内容可持续关注爱艺术 画廊 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家开在城北的画廊,想把“艺术荒漠”变成迷人“公园”:http://www.aiyishu.com/news/detail-41730.html

相关文章